陈桥延祥资讯>宠物>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至刚至烈之錾刻,至柔至美之法绣,尽在《了不起的匠人》

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至刚至烈之錾刻,至柔至美之法绣,尽在《了不起的匠人》

[摘要]《了不起的匠人》第二季您见过这样的铜门吗?今晚《了不起的匠人》中,我们讲述的第一位匠人孟德仁就是宫廷錾刻第三代传人,也是当今金属锻錾领域第一人!无论是表情生动,霸气威猛的龙头铜门,还是纤柔与刚烈并济的铜壶,抑或繁复奢华的工艺品,都在孟德仁的手中熠熠生辉。今晚《了不起的匠人》将要讲述的正是“张飞绣郎”宋亚樵和他的搭档张晓星的故事。今晚22:00,《了不起的匠人》,一起来欣赏美轮美奂的刺绣!

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至刚至烈之錾刻,至柔至美之法绣,尽在《了不起的匠人》

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《了不起的匠人》

第二季

您见过这样的铜门吗?如此恢弘大气的铜门曾经只在宫廷出现。而打造铜门的工艺——金属锻錾也只被皇家专属。

今晚《了不起的匠人》中,我们讲述的第一位匠人孟德仁就是宫廷錾刻第三代传人,也是当今金属锻錾领域第一人!

金属锻錾工艺虽然不为人熟知,然而它却是始于夏朝,已经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传统工艺。从出土的商周青铜器、金银器上的一些錾刻文、镶嵌和金银错等文物标本上,我们可以窥见錾刻工艺的历史。

金属锻錾就是在金属上作画,无论是铜,还是金或银,凭着一把錾子和锤子,孟德仁就能让一块毫无生气的冰冷金属变得生动而变化万千。无论是表情生动,霸气威猛的龙头铜门,还是纤柔与刚烈并济的铜壶,抑或繁复奢华的工艺品,都在孟德仁的手中熠熠生辉。

“心静下来,风声就听到了。”将入耄耋之年的孟德仁一辈子只做了錾刻一件事。每日手握錾子和锤子在金属上作画,围绕在他世界的都是咚咚的金属捶打声,孟德仁的听力受到严重损伤,如今只能依靠助听器与他人交流。孟德仁说,他虽然听不见声音,却能感知捶打的节奏。他心里自有一首属于錾刻的音乐。

听力丧失,孟德仁似乎并不以为意。他最在意的是徒弟接二连三的离开錾刻工艺。如今,留在他身边的只有陈明华。一半是商人,一半是徒弟,陈明华虽然利用自己的优势来宣传錾刻手艺,然而技艺的生疏却也被师父孟德仁看在眼里。

本期节目中,孟德仁将和徒弟陈明华一起完成他们曾经共同打造的铜门。为了帮徒弟找到内心的安宁,孟德仁让陈明华带着他一起再去看那扇铜门,找寻当年只属于錾刻的时光。师徒两人最终将呈现怎样的作品?

今晚22:00,一起见证錾刻大师手中铜门的诞生!

身高一米八,满脸络腮胡,身形壮硕,你很难把他跟刺绣联系到一起。

然而正是这个“糙汉子”,曾经在英国刺绣坊hand&lock举行的刺绣比赛上获得了金奖。这个奖项被誉为刺绣界的“奥斯卡”,这也是中国人第一次获得这个奖项。

这个80后汉子叫宋亚樵,他被朋友们戏称为“张飞绣郎”。

今晚《了不起的匠人》将要讲述的正是“张飞绣郎”宋亚樵和他的搭档张晓星的故事。

宋亚樵和张晓星两人曾是同窗,在英国学习。为了研学法国刺绣技艺,两人又专门到香奈儿旗下顶级刺绣工坊研修技艺。学成后的二人在上海开了一家刺绣工坊。“一方面,我们想把法式刺绣技艺带回到国内来,另一方面,我们想建一间‘中国的lesage’(法国顶级刺绣工坊),向世界证明中国人的匠心不输于任何人。”

虽然已经在国际刺绣大赛中斩获头角,然而回国后不久,两人却面临新的挑战。

在南京举办的一次刺绣大赛中,宋亚樵信心满满,以为自己的法绣作品能取得很好的名次。然而与传统中国刺绣讲究平整和光泽不同,法绣最大特征是材质的多元化和立体感。刺绣时,将面料正面朝下,用钩针将珠片、水晶等从背面固定在面料上,层次丰富,具有视觉冲击力。宋亚樵的作品因此并未得到认可。而这件事更让两人坚定,要将法绣和中国传统刺绣的元素结合,中西合璧,创造属于自己的刺绣风格。

为了寻找中国元素,两人四处探寻,最终,他们从电影《霸王别姬》中找到灵感,以中国戏曲元素为主体,将苏绣和法绣相结合,打造一个全新的刺绣作品。

今晚22:00,《了不起的匠人》,一起来欣赏美轮美奂的刺绣!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ockmohial.com 陈桥延祥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